“你怎麼知道我在宿舍?”這是安徽女孩郭蕊留給家人的最後一個通話信息,自此之後近兩個月的時間里,儘管家人想盡辦法,還是無法跟這名27歲的女孩取得聯繫。
  “只知道她在泰安下了火車,在那裡取過8000多塊錢,我們懷疑她被騙入了傳銷組織。”女孩的哥哥郭壇說。
  本報記者 張泰來
  最後一通電話語氣怪異
  郭壇的老家在安徽省宿州市碭山縣,現年29歲的他已經在上海工作多年。兩年前,大學畢業的妹妹郭蕊也來到上海,在一家公司從事文職工作。
  “平時她住宿舍,周末時就到我家來聚一聚。”郭壇說,上個月的8月8日,妹妹遲遲沒有到來,郭壇給她打了電話也無人接聽。
  “第二天她給我們打了個電話,解釋說昨天在洗澡沒有聽到電話。我老婆問她在宿舍怎麼會聽不到電話,她就反問‘你怎麼知道我在宿舍?’”郭壇說,畢竟妹妹已經成年,他不能管得太嚴,也就沒有對妹妹到底在哪兒深究下去。
  “這個電話是白天打的,到了晚上打過去,就關機了。”郭壇說,自此之後,郭蕊的手機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,後來直接提示已停機。
  請假“回老家”卻到了泰安
  感覺事態嚴重的郭壇找到了郭蕊的公司,卻被告知郭蕊8月8日請了三天假,理由是回老家,但一直沒回公司。
  這下可把郭壇嚇著了,妹妹到底去了哪裡?通過查詢購票信息,郭壇發現郭蕊在8月8日購買了一張從上海到濟南的1342次列車車票,而一位同事也回憶起,郭蕊曾在當日通過QQ給她留言說“還有10分鐘就到泰山了”。
  得到這一信息,郭壇立即跟父親一起來到了泰安。在派出所民警的幫助下,調取了1342次列車到站時的監控視頻,果然發現了郭蕊的身影。
  查閱了監控視頻,郭壇原以為很快就能找到妹妹,可事實遠非如此。
  “派出所登記了我們的信息,說是有線索會跟我們聯繫,可到現在也沒有反饋什麼信息。”郭壇說,在尋找多日無果後,他和父親只得返回上海。
  後來,郭壇父子倆又再次到過泰安,到郭蕊可能出現的區域走訪尋找,不過,音信皆無。
  曾被人陪同取款8400元
  “查她的餘額寶和銀行賬戶,發現她在8月24日晚上取了8400元。”郭壇說,他們找到了郭蕊提取現金的監控視頻,發現取錢時間是在晚上,地點在泰安市區,一起去取錢的不止郭蕊一人。
  “三個人跟她一起取的錢,兩個人在外面等,一個穿黃色衣服的男的跟她一起去取的錢。”郭壇說,在此之後,就再也沒有發現妹妹的蹤跡,而郭蕊的兩張信用卡都透支了一兩萬元。根據這些線索,他認為妹妹很可能被騙入了傳銷團夥。
  “最近大學生失聯頻發,我們承受著巨大的壓力,擔心妹妹出了意外。”郭壇說,9月20日他再次赴泰安尋妹,父親念女心切病倒在床不能陪同,母親在家也是整日以淚洗面。現在他反而暗暗希望妹妹真是入了傳銷團夥,至少那樣不會有生命危險。
  “除了能確定她8月24日取過錢,之後再也沒有線索,真擔心出現什麼問題。”郭壇說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又一女孩失聯疑被騙到泰安搞傳銷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k33jkrsc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